农金支付革命悄然推进亚洲城

by admin on 2019年6月5日

    “户户通电”照亮哈萨克移民村
  用电有保障 牧民喜定居

  “过去村里电力不足,村民只敢用瓦数小的灯泡。现在电力足足的,冰箱、洗衣机都随便用。”问起户户通电后的变化,青海省德令哈市柴旦镇马海村党支部书记阿斯力汉乐得合不拢嘴。
   
柴旦镇位于柴达木盆地腹地的戈壁滩中,地处偏远,比较荒凉。马海村过去是一个知青点,知青走后,这里人烟稀少,20多年前80多户哈萨克牧民赶着羊群,从新疆搬到这里居住。过去马海村只有一个小型光伏电站,供电能力有限,只能带亮几个小灯泡,一天只能保障几个小时。到了冬天,或者遇上雨雪天气,阳光不好,村里仅有的几只灯泡基本上就“黑”了。4年前的夏天,为了让哈萨克村民过上亮堂的新生活,青海省电力公司“户户通电”施工队来到了马海村。经过紧张施工,电线牵进一户户哈萨克人家。
  牧民们能用电了,交电费却成了新问题。牧民们夏季赶着羊群,追逐草场和水源四处跑,电工上门收电费时经常找不到人。按照规定,只好临时断电,几个月后,牧民回家发现灯不亮了,还以为灯泡、线路出了故障。为此,当地电力公司为牧民们推出预付费电卡,买多少用多少,电工不再为收电费发愁。牧民们拿着电卡,随时可以用电。
  如今,马海村亮了起来。村里平展的水泥路边竖起了路灯,村会议室里有电视和影碟机,村支书阿斯力汉说:“这是村上组织大家学习用的,许多党的好政策就是从这里知道的。”说起通电给村里带来的变化,阿斯力汉嗓门提高很多:“以前光伏电站电力小,我们要一家一户做工作,让大家用瓦数小的灯泡,主要是害怕大家用电太多。就是这样,开了灯后也是昏黄昏黄的,娃娃们没法看书写字,更没办法看电视。现在电力足了,家家都有洗衣机、电视机。”
  电力足了,村民保泽家里不仅买了电视、冰箱、洗衣机等家电,他还购置了两台电焊机。保泽说:“过去我要外出打工挣钱,现在村里电‘好’了,我买了一台电焊机,搞一些修理活,在家门口就能赚钱了。”
  “电力有了保障,我们村里计划建一个水塔,用电抽水灌溉,耕种知青们开垦留下的4000亩地。有了草场和良田,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我们不用到处漂泊了。”阿斯力汉说。(本报记者 张志锋)

  农行青海分行服务“三农”
  金穗映高原 惠农润万家

  6月26日,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三角城镇三联村村民祁万梅高兴不已,在农行海北分行“金穗‘惠农通’”服务站挂牌启动仪式上,作为第一个在三联村服务点办理取款业务的村民,她激动地说:“以前有急事的时候,要搭车到5公里以外的县城取钱,既花时间,又费钱,现在好了,可以在家门口取钱了。”
  “面向三农,服务城乡”是中国农业银行的历史使命。在青海,金穗“惠农通”工程,是农业银行服务“三农”的主打品牌。它延伸了农行青海分行在农牧区的金融服务触角,填补了青海省农牧区金融服务空白,为广大农牧民足不出村享受金融服务提供了实惠和方便。
  目前,青海分行在县域以下农村牧区布放电子机具738台,金穗“惠农通”工程服务点达720个。其中,新农保、新农合项目金融服务点379个。截至6月末,青海分行通过服务点办理养老金发放业务49029笔,金额2147万元。
  同时,青海分行以新农保、新农合代理业务为抓手,针对县、乡(镇)、村不同市场,以农户为突破口,加快推进转账电话“村村通”工程;以惠农卡为载体,集中连片营销电话银行、银信通、网上银行等新产品,分步骤在全省县域布放转账电话、ATM、POS机、自助终端等自助设备,设置新农保服务工作站,形成“物理网点+自助设备+电子渠道+产品服务”的农村现代化金融服务网络,为广大农户提供“足不出户、人不出村”的金融交易环境。
  宁秀乡尕强村,是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泽库县农牧民定居点示范村。指着自家家具齐全的三室一厅,村民索托感慨地说:“以前因为交通闭塞,我们只能世代过‘逐水草而居’的生活。如今,在县农行4万元贷款的帮助下,我们不仅改善了居住条件,还做起了藏系牛羊繁育的新营生!”
  2009年起,青海分行就积极支持游牧民定居点工程,发放游牧民定居点建设贷款。截至目前,泽库县支行累计发放游牧民定居点建设贷款4907万元,数千农牧民因此受益。
  在金融服务“三农”的过程中,青海分行坚持变“输血式服务”为“造血式服务”,突出重点,大力扶持实体经济、特色优势产业,对优质小企业客户实行差异化、贴身化、精细化和简式快速服务,累计发放贷款12.33亿元支持青海省120户特色企业发展生产,带动了3万余户农牧户增收。(本报记者 卫庶)
 

统计显示,截至2013年5月末,农行在农村地区共设立服务点58.1万个,布放电子机具114.2万台,电子机具行政村覆盖率达65.6%。

以中国农村金融领域的骨干——农业银行为例,截至目前,农行已发行惠农卡1.2亿多张,设立“惠农通”金融服务点接近60万个,布放电子机具100多万台,覆盖全国三分之二的行政村。

“银行资源有限,选择着力点很重要。”上述农村金融研究人士就称,与提供贷款相比,基础的金融服务甚至更为重要。“对银行来讲,由于风险、成本原因,发放农户贷款会有顾虑,但提供农村结算的服务,动力还是很强烈。”

一位长期研究农村金融的人士称,农行在发行惠农卡的实际工作中,发现惠农卡的活卡率不高,农民虽然办理了惠农卡,但农村缺乏网点、ATM机,卡的使用率不高。

“农信社是多级法人,农行是一级法人。”上述研究农村金融的人士称,这是农行最大的优势,一级法人体制下,60万个支付服务点将全国各地的农行卡联在一起。

所谓“惠农通”金融服务点,就是依托农村原有的小超市、供销社等平台,金融机构通过安装POS机、转账电话等机具,使农民可以足不出村办理基本的银行卡查询、取款、转账、缴费等业务。

其实,这种情况在小微企业、城市居民客户中亦大量存在,即银行的客户规模很大,但真正的贷款户也许只有客户数的三分之一,甚至更低。从这个角度理解,提供基础的金融服务更为重要。

田心村村民田明表示,对于他来讲,基本的需求就是查询、取款、转账,这些通过村里超市的POS机就能解决。

人民银行在云南推广惠农支付服务点的实验,带动了其他地区农村基础金融服务的改善。

“在农村设立网点,或者铺设ATM机不太现实。”农行洱源支行一位副行长表示,一台转账电话的价格在1000~2000元之间,一台ATM的售价通常要二三十万,而且还需配备专门维护人员,给ATM填钞。“从可行性上看,布放POS机、转账电话更为经济。现阶段,农村也不是人人都要贷款,网点开下去,办理业务的人也不多。”

“比方说,一些边远农村的老人,每个月会有六十几块的新农保资金到账,但取款是最大问题。”农行大理分行三农金融部总经理潘纯俊算了一笔账:从乡里搭车到镇上,往返路费十几块,再加上中午饭,要取这60多元,成本可能就要花掉20元。

云南样本

7月的一个下午,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洱源县田心村村民田明来到村里的小超市。一位30多岁的店主小张接过这位60多岁老人的银行卡,在柜台POS机上刷了一下,待老人输入密码、签字确认后,便递给了老人100元。

这意味着,在云南,通过农行的支付服务点,已经有80%的农民,可以足不出村获得取款、查询、转账等基本的金融服务。

由此,在成本和效率之间平衡,惠农金融服务点成为最可行的解决农村金融问题的切入口。云南的实验,也给农行很大启示。在2012年年初工作会议上,农行提出要把“金穗惠农通”工程做成服务“三农”的最大亮点。

2010年前后,人民银行昆明中心支行在云南省范围开始推进惠农支付服务点建设的工作。通过这些服务点,农民可以足不出村满足银行卡取现、转账、缴费、消费、查询等需求。这一工作,由云南的农信社和农行共同推进。

洱源的情况,是整个云南的一个缩影。

对于农行而言,2010年上市前后,为了实现重回农村的战略,开始大批量向农户发行惠农卡。惠农卡也成为服务“三农”的最大抓手。

足不出村,田明取到了100元。其实,这个钱也并不是小张自己出,田明取走100元之后,农行会将100元资金迅速转入店主的账上。整个过程,店主充当了一个中间人角色。借用小张的店铺,农行将惠农支付服务点开进了田心村。

农户获得贷款的难易、多少,不再是评价农村金融好与坏的唯一标准。在更为基础的支付结算领域,中国的农村正在悄然进行着一场革命。

7月初,国务院下发的《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就提出,鼓励涉农金融机构在金融服务空白乡镇设立服务网点,创新服务方式,努力实现农村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

对于小张来说,乐见其成:POS机具是农行免费安装的;他不但每月可以获得农行支付的一部分工钱,而且还让店里的人气也旺了起来。

村里的“小银行”

对农村金融而言,监管层这种理念的提出是革命性的。

再例如,农村子女在外地读大学,在农村的父母每个月要转账生活费。通过惠农支付点,父母就可以不用跑到县城去转账。

所谓“金穗惠农通”,就是在农村地区的农家店、小超市、供销社、农资连锁店、通信及电网运营商、新农保村镇服务站等便民场所设立服务点,布放转账电话、POS机、自助服务终端等电子机具,将金融服务网点延伸到农民家门口。

农行云南分行农户金融部副总经理张文才表示,截至2012年末,农行在云南农村建成了各类惠农服务点3761个,其中助农取款服务点供给3032个。在云南地区的乡镇覆盖率已经高达92.7%,行政村覆盖率为80.2%。

潘纯俊就表示,农村市场是未来的阵地。搭建支付服务点,一方面是提前抢占市场;另一方面,现阶段,银行自身也能获得稳定的存款来源。

“金穗惠农通”工程的实践,在观念上大幅修正了破解农村金融难题的传统思路。要知道,若在以往,农村金融问题往往和农户贷款难是画等号的。

这个看似技术含量不高的创新,却给农村金融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

多点成线,再由线成网,这60万个支付服务点在短短几年之内迅速搭建完成。目前这些支付服务点,已成为银行在农村提供基础金融服务的最主要平台。

银监会在解读上述政策时就称,推进农村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通过鼓励在金融服务空白乡镇设立服务网点,在尚不具备设立标准化网点条件的少数乡镇,鼓励采取各种形式简易便民服务,或者利用科技手段等实现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

“洱源山区面积大,村落分散,交通不便。”农行洱源支行行长张志林表示,银行要到每一个村里都设置网点,不现实;农民想取个钱、查下账,乡村到镇里要走好几十里山路。“这就是农村基础金融服务的缺失。”

“并不是所有的农民都需要贷款。”农行大理分行副行长李竹安表示,农民的金融需求也分层次,最基础的是查询、存款、取款、转账等,这个普遍需要;当有一些农民想扩大生产或有资金困难时,才会有贷款的需求。

基础金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